关闭德国工厂,宝沃或彻底成为神州的特供商

  • 日期:07-31
  • 点击:(1790)


?

  2016年10月的一天,秋高气爽,回到品牌发源地的宝沃全球首席执行官华立新向世界宣布了在不来梅建厂的计划。 Baowo品牌的继承人Christian Borgward可能不喜欢Baowo品牌在去年日内瓦车展上宣布的那一刻。复活后,宝沃率领中国先进军队,然后返回欧洲的祖国。虽然这个过程稍微落后,但该计划始终在议程上。

天空在变化,就像世界的无常。

据海外媒体报道,2019年7月,宝沃回归欧洲的愿望落空,品牌的复兴梦想受挫。宝沃没有在不来梅工厂实施原装纯电动SUV车型BXi7的生产计划,工厂使用权已经到期。目前暂时关闭,或将面临更改所有权的可能性,这种情况将由宝沃和不来梅经济发展局确认。

在过去的4年中,宝沃已经摇摆不定,经历了品牌复活,血缘纠纷,质量投诉和被抛弃。宝沃目前局势的原因可能是随着计划的复活而埋没,一切似乎都是可追溯的。

1.品牌复活

在德国汽车的历史中,确实有一个名为Borgward的汽车品牌。它在肩负的梅赛德斯 - 奔驰宝马汽车公司也有一段时间的高光,但由于管理不善,该品牌因1961年破产而被封存。 50多年后,博格沃德以宝沃的名义在中国重生。

促进宝沃或品牌继承人Christian Borgward一直期待的重生,但多年来一直失败,直到北汽福田的出现。一个是重现家族企业的旧荣耀,另一个是看国内汽车市场的红利,两者一拍即合。

公司间合作或兼并和收购往往建立在追求利益的基础上,但福田振兴宝沃的投机性质有点过于强烈。事实上,福田与包邮无关:一,国内乘客使用汽车市场环境太好,SUV受到追捧,迫切需要相应的产品;其次,想要效仿吉利,上汽收购外国品牌,以提升其品牌价值和收益;第三,价值宝沃是德国品牌,因为国内消费者吃这套。当然,正是因为宝沃的德国家庭登记引发了对其血统的持续讨伐。

2.血统的粉丝

事实上,50年前,Borgward确实是一家真正的德国汽车公司。它出生于斯里兰卡,在斯里兰卡长大。至于宝沃50年后,它与博格沃德的联系并不多。博格沃德多年的技术破坏使得福田很难从中获得太多竞争技术,但事实上它只是德国汽车的标志。宝沃应该是福田宝沃。也许在福田的观点中,“德国标志”可以超越所有技术。

通过营销手段,宝沃已被打包成一辆拥有百年历史的汽车的“德国巨人”,德国BBA也被称为四兄弟。从产品的定价来看,宝沃确实达到了这个水平。弱BX7的价格高达308,800,而BX6和BX5的价格并不低。在一些痴迷于外国商品的消费者眼中,这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没有好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宝沃车主使用了几乎相同数量的钱,但没有享受相同的BBA级别的产品服务,但遭受了车辆的各种质量问题。在大多数中国人的认知中,德国主义的质量应该是先进技术和卓越品质的典范,更不用说自己提到的“奢侈品系列”和“德国工业4.0”标准。当问题变得越来越多时,福田的初衷就慢慢显露出来了。

3.质量投诉

自从宝沃进入这个国家以来,他一直在向消费者讲述他的德国血统的故事,但他没有提到背后的“恩人”北汽福田。并不是说福田的自信并不害怕以“德国,奢侈品”的标签拉低鲍威尔。最好说福田害怕他的一厢情愿。

发动机故障,底盘和制动系统噪声等大规模投诉与自身品牌定位不一致,引起国内外媒体的深刻关注。与宝沃BX7和福田萨凡纳的参数相比,可以发现两者在外观上相似,除了内饰的外观。从动力的角度来看,宝沃BX7采用的2.0T汽油发动机编号为4G20TI1,由北汽福田生产。该发动机的最大功率为148 kW,峰值扭矩为300 Nm。这些数据与SAWA自主SUV车型Savannah使用的4G20TI2发动机一致。

4G20系列发动机由Mitsubishi Turbo Technology开发。它用于北汽福田,北京汽车,吉奥甚至商用车。使用该技术的涡轮增压发动机。而宝沃是唯一使用这一系列发动机的“奢侈品牌”。

4.被抛出手

自进入中国的第一天起,福田就用“德国奢侈品”宝沃坑欺骗了消费者。当他的伎俩被公众曝光时,宝沃所谓的德国品质成了一个笑话。看到宝沃的销量大幅下滑,它尚未跌入谷底并急于找到下一个家。

2018年12月,北汽福田以39.73亿元的价格将包头67%的股权转让给长盛工业。随后,2019年3月,神舟优车收购了长盛兴业持有的宝沃汽车67%股权,成交人民币41亿元,成为宝沃的控股方。自持股份后,神舟优车对宝沃之前的营销团队和经销商团队进行了大规模改革,触及了前宝沃经销商的利益。这位前经销商同志也成了敌人,令人尴尬。

宝沃已确定友达光电的采购规模至少每年数万辆。它仍然只能依靠中国优秀的汽车生活。另一方面,中国可以使用公司购买的汽车,汽车和汽车。宝沃产品,榨取其价值。尽管宝沃在中国收购宝沃以来的几个月内销售量有所上升,但这种现象背后是左翼以下公司的资本博弈。

宝沃在神舟对外宣传的生态闭环中起着关键作用。依靠目前的三种模式可以帮助神舟在过去几年内完成一定的资本运作,因此中国不需要宝沃开发新车型。至于德国工厂,肯定会关闭。这不是汽车商业模式的问题,而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资本游戏。当它背后的投资者被兑现时,宝沃的价值就不多了,再次出售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

结论:

或许,宝沃的复活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它的复出是为了太多投机者的利益,而福田的扒手,中国的收购让我们很难看到宝沃在国内汽车市场的地位。它不能被视为汽车公司。如果没有产品不断变化,失去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对话渠道,宝沃已经成为中国背后的特殊供应商,中国将完全放纵或放弃。

2016年10月的一天,宝沃的全球首席执行官邱高新回到了该品牌的发源地,向全世界宣布了在不来梅建厂的计划。 Baowo品牌的继承人Christian Borgward可能不喜欢Baowo品牌在去年日内瓦车展上宣布的那一刻。复活后,宝沃率领中国先进军队,然后返回欧洲的祖国。虽然这个过程稍微落后,但该计划始终在议程上。

天空在变化,就像世界的无常。

据海外媒体报道,2019年7月,宝沃回归欧洲的愿望落空,品牌的复兴梦想受挫。宝沃没有在不来梅工厂实施原装纯电动SUV车型BXi7的生产计划,工厂使用权已经到期。目前暂时关闭,或将面临更改所有权的可能性,这种情况将由宝沃和不来梅经济发展局确认。

在过去的4年中,宝沃已经摇摆不定,经历了品牌复活,血缘纠纷,质量投诉和被抛弃。宝沃目前局势的原因可能是随着计划的复活而埋没,一切似乎都是可追溯的。

1.品牌复活

在德国汽车的历史中,确实有一个名为Borgward的汽车品牌。它在肩负的梅赛德斯 - 奔驰宝马汽车公司也有一段时间的高光,但由于管理不善,该品牌因1961年破产而被封存。 50多年后,博格沃德以宝沃的名义在中国重生。

促进宝沃或品牌继承人Christian Borgward一直期待的重生,但多年来一直失败,直到北汽福田的出现。一个是重现家族企业的旧荣耀,另一个是看国内汽车市场的红利,两者一拍即合。

公司间合作或兼并和收购往往建立在追求利益的基础上,但福田振兴宝沃的投机性质有点过于强烈。事实上,福田与包邮无关:一,国内乘客使用汽车市场环境太好,SUV受到追捧,迫切需要相应的产品;其次,想要效仿吉利,上汽收购外国品牌,以提升其品牌价值和收益;第三,价值宝沃是德国品牌,因为国内消费者吃这套。当然,正是因为宝沃的德国家庭登记引发了对其血统的持续讨伐。

2.血统的粉丝

事实上,50年前,Borgward确实是一家真正的德国汽车公司。它出生于斯里兰卡,在斯里兰卡长大。至于宝沃50年后,它与博格沃德的联系并不多。博格沃德多年的技术破坏使得福田很难从中获得太多竞争技术,但事实上它只是德国汽车的标志。宝沃应该是福田宝沃。也许在福田的观点中,“德国标志”可以超越所有技术。

通过营销手段,宝沃已被打包成一辆拥有百年历史的汽车的“德国巨人”,德国BBA也被称为四兄弟。从产品的定价来看,宝沃确实达到了这个水平。弱BX7的价格高达308,800,而BX6和BX5的价格并不低。在一些痴迷于外国商品的消费者眼中,这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没有好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宝沃车主使用了几乎相同数量的钱,但没有享受相同的BBA级别的产品服务,但遭受了车辆的各种质量问题。在大多数中国人的认知中,德国主义的质量应该是先进技术和卓越品质的典范,更不用说自己提到的“奢侈品系列”和“德国工业4.0”标准。当问题变得越来越多时,福田的初衷就慢慢显露出来了。

3.质量投诉

自从宝沃进入这个国家以来,他一直在向消费者讲述他的德国血统的故事,但他没有提到背后的“恩人”北汽福田。并不是说福田的自信并不害怕以“德国,奢侈品”的标签拉低鲍威尔。最好说福田害怕他的一厢情愿。

发动机故障,底盘和制动系统噪声等大规模投诉与自身品牌定位不一致,引起国内外媒体的深刻关注。与宝沃BX7和福田萨凡纳的参数相比,可以发现两者在外观上相似,除了内饰的外观。从动力的角度来看,宝沃BX7采用的2.0T汽油发动机编号为4G20TI1,由北汽福田生产。该发动机的最大功率为148 kW,峰值扭矩为300 Nm。这些数据与SAWA自主SUV车型Savannah使用的4G20TI2发动机一致。

4G20系列发动机由Mitsubishi Turbo Technology开发。它用于北汽福田,北京汽车,吉奥甚至商用车。使用该技术的涡轮增压发动机。而宝沃是唯一使用这一系列发动机的“奢侈品牌”。

4.被抛出手

自进入中国的第一天起,福田就用“德国奢侈品”宝沃坑欺骗了消费者。当他的伎俩被公众曝光时,宝沃所谓的德国品质成了一个笑话。看到宝沃的销量大幅下滑,它尚未跌入谷底并急于找到下一个家。

2018年12月,北汽福田以39.73亿元的价格将包头67%的股权转让给长盛工业。随后,2019年3月,神舟优车收购了长盛兴业持有的宝沃汽车67%股权,成交人民币41亿元,成为宝沃的控股方。自持股份后,神舟优车对宝沃之前的营销团队和经销商团队进行了大规模改革,触及了前宝沃经销商的利益。这位前经销商同志也成了敌人,令人尴尬。

宝沃已确定友达光电的采购规模至少每年数万辆。它仍然只能依靠中国优秀的汽车生活。另一方面,中国可以使用公司购买的汽车,汽车和汽车。宝沃产品,榨取其价值。尽管宝沃在中国收购宝沃以来的几个月内销售量有所上升,但这种现象背后是左翼以下公司的资本博弈。

宝沃在神舟对外宣传的生态闭环中起着关键作用。依靠目前的三种模式可以帮助神舟在过去几年内完成一定的资本运作,因此中国不需要宝沃开发新车型。至于德国工厂,肯定会关闭。这不是汽车商业模式的问题,而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资本游戏。当它背后的投资者被兑现时,宝沃的价值就不多了,再次出售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

结论:

或许,宝沃的复活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它的复出是为了太多投机者的利益,而福田的扒手,中国的收购让我们很难看到宝沃在国内汽车市场的地位。它不能被视为汽车公司。如果没有产品不断变化,失去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对话渠道,宝沃已经成为中国背后的特殊供应商,中国将完全放纵或放弃。